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落的博客

遇见,是一种缘.

 
 
 

日志

 
 

水运情思  

2008-01-13 16:27:23|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港航杯征文大赛参赛作品"

 

 

“水运”,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我相信在很多人的意识中,都是模糊的。尤其是80年代后出生的那些人们。

而它对于我,却是一种异乎寻常的情结。在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都和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跟着外婆,住在古运河边的一个小村子里。而父母和弟弟,都在湖州。

在自行车、摩托和汽车还没能普及的那个年代里,船,便是唯一的交通工具。一张小小的船票,可以让你去到你想去的地方。而生活在水乡,坐船则更是象家常便饭一样平常。每次他们来看我和外婆,或者我到湖州,都要坐上整整半天的轮船。这在我幼年的思维中,该是多么遥远的一段距离呵…

 

我和外婆居住的小村,就在离运河不远的地方。每天中午,会有两班轮船一先一后从那条运河里经过。一班是从湖州过来,开往嘉兴。还有一班,从嘉兴开往湖州。大家都习惯称之为“湖州班”,和“嘉兴班”。

 

和公路上的公共车站一样,轮船经过的地方,沿途也设有很多的码头。有集市的地方,码头会大一些,而至于那些乡间的码头,则很简陋,若有一间小小的能稍稍避一下风雨的棚,也就算不错了的。

 

如果没有大风大雨那样的恶劣天气,轮船到站的时间,通常都会比较准时。轮船在快要进站的时候,会拉一下汽笛,让大家做好下船或上船的准备。汽笛声很响亮,在空旷的乡间,往往方圆几里都能听得很清晰。

 

每天上午十点半左右的时候,我们会准时听到“嘉兴班”到码头的汽笛声。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我们又会准时听到“湖州班”进站的鸣叫。

 

这种声音,对幼小的我而言,代表的是一种无可言说的亲切,和依赖。这是一种维系着对亲情的牵挂和思念的特殊情绪。因此就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小小的我,每天每天,都思念着远离我的爸爸妈妈,还有亲爱的弟弟。每天每天,我都那么默默地期待着这种声音响起。没有人能够理解我藏在心底的小小期待。如果有一天,在这种熟悉的汽笛响起后不久,妈妈或者爸爸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时,这对我来说,该是怎样无可言说的一种快乐啊。

 

偶尔,爸爸回来时,也会带我到湖州过上一段日子。在晃晃悠悠的轮船上坐一个下午,对耐不住寂寞的孩子来说,是一个很难熬的过程。可我一直都很安静。每次都乖乖地趴在窗口,安安静静地看着轮船在不断向前行驶的过程中,把原本平静的河道急速地分开,河水哗哗地不断往后翻腾而去。那些迎面而来的风中,会带着微微潮湿的气息。那样的时光,常常令我着迷。所以,我一点都不急。

 

上学后,最期待的就是寒暑假。只有在这样的假期里,我才可以和弟弟相聚一段时间。通常都是在我接近期末考试时,外婆提前联系一个可靠的人(我至今都记得我常常跟着他一起到湖州的那个人,是卫生院的一个叫张熙的叔叔),拜托他刚好要去湖州的时候顺便带上我,而我的爸爸,会在码头接我。

在湖州小住几天以后,我就带着弟弟回乡下陪外婆。那些短暂的假期,便是我整个童年时期,我们一老二小三个人最幸福的时光。

最痛苦的时候,莫过于假期结束,要送弟弟去坐轮船的那一刻。每一次三个人都会哭,每次送弟弟上了船,心里都会感觉一下子就空掉了一样地无措,看着轮船驶离码头一点一点远去,我和外婆,总会在岸上追着跑上一段,一边跑,一边哭,直到船远去,再也看不见…

 

渐渐长大后,绝大部分便都是一个人坐船的经历。不再象小时候一样只知道趴在窗口看外面,总是捧一本书,静静地看。看到眼睛酸涩时,就把头靠在窗口,水乡的河道两岸,都是成片成片的桑叶林,那一片的翠绿,总会让人的心不由自己地变得无比柔软。真是喜欢在路上的这种感觉。那么静谧,而安宁。

 

一天一天,我就在这种轮船的汽笛声中一点一点走过我无比孤单的整个童年,还有我的少年时期。在那些成长的岁月中,和父母的每一次见面,轮船,便是我所乘过的唯一的交通工具。

迄今为止,在我的心里,那也是唯一让人感觉安心的一种交通工具。

 

到练市读高中时,住到了姨妈家。刚好就是轮船码头后面的房子。夜夜都可枕着古运河的涛声入睡。那些南来北往的船只,在那些寂静而繁忙的夜里,曾经温暖了我年少时光里许多孤独的梦境。

 

毕业后回到湖州父母身边。彼时,湖盐公路通车,湖州至练市,不过一小时的行程。时空,仿佛一下子就拉近了两地之间的距离。

而从水路逐渐转化为公路的那几年里,家乡的面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小时候触目皆是的那些低矮的房子已渐渐地不见了,而取而代之的,则是如雨后春笋般争先恐后冒出来的一栋又一栋的楼房。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坐过轮船。

 

在外面工作的那几年,常常会有人问我家乡在哪里?

我总是笑笑,然后说:浙江湖州。完了我总不忘会加一句:知道江南水乡吗?那里,就是我的家乡了。

 

“江南水乡”,这四个写起来笔划并不复杂的字,我不知道对于生活在别处的人来说,究竟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

 

尽管时隔多年,我依然记得,很多年以前,一个从南方过来南京的朋友,曾经在信中这样问我——“坐在飞机上,我俯视大地,看见一片都是水的地方,我不知道那是否就是你的家乡?”

 

是啊,我该怎么来描绘我的家乡呢?是徐迟老先生笔下的小桥流水和人家?是濛濛烟雨中,踩着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从小巷深处走来的丁香一样的姑娘?还是在淡若薄雾的夏日晨曦中采莲的女子?亦或,是依稀出现在清晨梦境里的那一叶晃晃悠悠渐行渐远的小小乌蓬船?……

 

我真不知该怎么去形容我一直深爱的家乡,我只知道,当我身在遥远的异乡,为着渺茫的前程而奔波得筋疲力尽时,只要想到家乡那些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河道,想着坐在水乡的小船上摇啊摇的那些静好岁月,我的内心就会渐渐变得安宁下来。

 

我不知道我性格里的那一份安宁和淡定,是不是和我小时候这一段生活经历有关?而我所向往的人生,一直就是这样,不管尘世多么纷纷扰扰,我只要安安静静的一份生活,与世无争地过每一天。一如小时候每次坐船的那些静谧时光。

 

成家后,居住的房子,依然在运河边。喜欢在寂静的夜里,一个人坐在书房。从窗口望出去,正好可以看见国道和古老的运河,很多来来往往的车和船,在黑夜里一闪而过的那些炙热的灯火。这一切,在那些寂寞的黑夜里,曾经带给我那么深切的感动。

 

之后回湖,辗转又搬过几次家。最大的愿望,莫过于临水而居。

而这些年,为了环保,对于市河的整治工作做得越来越好,河道变宽了,河道两岸的风景也越变越美,而我,却再也听不到船只经过的噪音了。这对从小听着这种声音长大的我来说,真的不是不遗憾的。

 

前些天,应邀和朋友开车去了新建的南门观光水闸。乘电梯至水闸顶层,出来的一刻,顿时呆了。只见宽阔而整洁的河道上,一艘艘大型的货运轮船,满载着货物,一艘接着一艘,来来往往穿梭其间,那么壮观,那么井然有序。

 

惊讶、震撼和感动…说不清那一刻带给我心灵的撞击到底是什么,我真的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这条被称之为“中国小莱茵河”的“长申湖线”上,竟然会是这样一派繁忙景象!那一刻恍如就象置身于高速公路上,却又那么不尽相同。

 

我静静地趴在水闸顶端高高的护栏上,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只是静静看着夏日阳光下金光闪闪的河面,看着一艘又一艘的船从我们脚下经过,然后缓缓地驶向远方…

耳畔听着轮船经过时所造成的那种无比熟悉的噪音,感受着风,感受着风中波浪那么强劲有力地拍打着河岸,一下,又一下,那一刻,忽然眼中就有热热的东西那么真切地涌出…

 

恍如一下又回到了和外婆在古运河边相依为命的童年,一切都那么熟悉而又亲切。就象幼年时在那里曾经度过的无数个夜晚一样,黑暗中,听着古运河恒久而绵长的涛声,静静依偎在外婆那充满温暖厚爱的怀中,知道一觉醒来,太阳升起又会是崭新的一天,一切都使我安然。

 

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人生已经走过了那么悠长的一段岁月,而对于年少时所经历过的那段生活,那隐藏在心底的小小期待和感动,那样一种无可取代的情怀,任时光怎么流逝,它都始终会留在记忆深处,只等我回头时,便对我静静微笑。一如此刻…

 

我真不知该如何诉说这短短瞬间带给我的感动,我只知道,当我看着那一片宽阔的河道,看着河面上川流不息的那一派繁荣景象,当我听着那似曾相识的涛声,感受着迎面吹来尚带着微微潮湿的风…那一刻,所有的喧嚣都远离,所有的尘埃都落定,所有的烦恼都退去,内心只剩下一片纯粹和安宁。

 

我原以为,在交通越来越发达,在高速公路以无比迅捷的速度遍布大江南北的这个时代,水运,作为一种古老而缓慢的交通方式,终究只能象一个印记一样,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中了。而置身其间的那一刻,却使我无比清晰地明白,当客运作为一种历史,正渐渐被人忽略的今日,货运,却正以一种崭新的姿态呈显于世人面前,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在迅速发展。不管时代再前进,不管交通再发达,它都将成为一种无可替代的文化和事业,会生生不息地传承并延续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