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落的博客

遇见,是一种缘.

 
 
 

日志

 
 

同学聚会  

2008-03-03 22:46: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英英的发起和组织下,昨天,十多个同学又聚会了一次。

地点依然订在“书香”.
因为潘总和冰冰都已经很熟悉了,订在那里可以让我很省心,只要告诉她们人数,其它一切都不用我再操心了。
英英打电话和我商量的那天,我们排了一下名单差不多有16人,因此我跟冰冰订了最大的那间包厢(可以坐18人的)。

结果,小妹因为过敏而不能来,亚芳要带孩子而脱不了身,小康因为同时要接待几批客人而无法分身,海华在杭州,建玉联系不上,这样一来,参加聚会的就只剩下智良,文标,明华,许大哥,朝阳,杨,胡杰,新琴,阿丹,小艾,英英和我,总共十二个人。

其间有好几个都是上次没有回去参加同学会的。
尽管人数不多,可气氛依然很热烈。
笑声从一见面到结束,好象一直都没间断过。

见到智良,我依然不依不绕要他喊“阿姨”。他却始终不肯就范,真叫人崩溃。
他好象又长胖了一点。后来从他嘴里我们才了解到,110接的警原来可以琐碎到令人惊讶的程度。
邻居的噪音大了,会报警。老公不陪老婆睡觉也可以报警。即便连家门口蹲了一只狗,居然也同样都可以让110出警…
听说他最近已然升职,正好我们那一段又属他的管辖范围。遂问他:开了春,楼下有猫夜夜叫得欢,大大影响睡眠,不知是否也可报110
他说:你报110,我就叫保安24小时守你家门口,每隔十分钟就敲一下你家门问问你有没有事。
啊啊~~真是没有天理,做外甥的居然可以这样对待自己阿姨……

最牛的应数我们施班长,从练市到湖州,她居然也要走高速。
可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以为她上了高速可以快很多,谁知她老人家反而比原来花了更长的时间(汗一个先…)。

胡杰虽在市区,可接到电话后很久很久都仍未见人影,这使我不得不想象他是否要翻山越岭才能赴这个约?大家等他等到花儿都谢了时,才终于看到他施施然推门而进,一边保持着领导才有的那种矜持微笑,一边挥手向大家示意。
这个场景之前似乎只有在影视中看到,因此,一旦这个画面以一个同学的身份这样无比生动地出现在眼前时,着实把我骇得不轻。

因为开心吧,连小艾同学也终于破例喝了点酒。
女同学中,当数明华和英英的酒量最好。尤其我们的施班长,虽然一直喊着累和辛苦,酒风却始终维护得很好。英英,因是第一次同坐一桌吃饭,因此酒量如何心里无底,只是见她酒风一点也不亚于明华。这很令我们欣慰。新琴也喝了一点。只有我和丹,自始至终只坐着老老实实喝椰奶。

这样的聚会上,说起当年事自然是无可避免的。由此,当然又要说到我们的班主任章老师。这样,很顺理成章地又要提起关于他缺席的遗憾。
后来不知是谁建议要找个女同学给他打电话。爱捣乱的我顿时玩心又起,遂自告奋勇地掏出手机拨老师电话,一边示意大家安静。众人闻言都乖乖禁了声,十几双眼睛齐唰唰紧盯着我。电话接通,听见彼端传来老师一贯低沉的声音——“喂?”,我强作镇定,软软回他一声“喂”,再接着叫一声“章大帅哥——”
不曾想这一声叫没把电话彼端的老师给吓昏过去,倒是把满满一桌同学全给震昏了过去。
我话音未落,哄笑已然象一锅炸开的粥把我给淹没,我哪里又还能装得下去?不由自己便跟着众人笑得直至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等大家笑够了,我想接着忽悠老师,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一下子就听出来是我,真是把我震撼得不行。我听了换明华,再换英英和新琴,不想这么吵杂的场景下,他居然一个个把声音给认出来,一个都没叫错。这令我们不仅意外,又无比感动。

挂了电话后,不禁又都陷入对往事的追忆中。
想着我们那时从初中升入高中,其间的激动兴奋尚未过去,却被稀哩糊涂地分入那个严重缺乏关心的财会班。让我们幼小而脆弱的心灵严重受伤。而彼时,章老师刚从湖州师院毕业,没有任何教学经验的他,同样稀哩糊涂地被认命为班主任。我们就这样成了他漫漫教学路上的第一块试验田。然后,一路互相陪伴着走过那样稀哩糊涂的两年。那样的一个过程里,我们那个班,是彻彻底底地被歧视、和被冷落。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却反而使我们班比其它任何一个班都更团结,更有人情味。这也是经年之后令我们最最感觉欣慰的一点。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我们班可以说是章老师的处女作呢。
然后,文标举起酒杯的时候说了一句相当让人震撼的祝酒词:为处男处女们干杯!
此言一出,众人统统绝倒…

饭后,一部分有事先走。而为了不让明华酒后开车,许大哥,智良,英英,新琴,我,还有朝阳和杨,又到一楼去坐了一会儿。
冰冰给我们找了一间包厢,让我们在那里喝茶。大家又聊得很热烈。
再后来,子根和王敏两个个眼镜哥哥也过来坐了一会儿(他们从无锡回来,特地从湖州走)。
这两个我已很久没和他们接触,没想到现在也变得很会搞笑。

差不多十点半,大家告别,各自回去。
我让两个眼镜哥哥送我回家。

08年初的同学聚会,因部分同学的缺席而有小小缺憾,但总得来说,还是很开心。
总结——组织成功!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