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落的博客

遇见,是一种缘.

 
 
 

日志

 
 

秋天,对一朵花的流连  

2008-10-21 22:09: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常,吃过晚饭后,我会下楼去走一走。

大部分时间,和老公一起。有时候,一个人。

感觉一个人的时候更从容一些,无论走快或走慢,都可以随心所欲。

 

这两天我都一个人走。

今天甚至一直走到了观凤。

在那里找到种姜花的花农,买了一大捧的姜花,然后又抱着它们一路走回家。

回转的时候,天空有零星的雨滴飘落,而我闻着淡淡的花香,心里真是满满的欣喜。

 

每年的这个季节,几乎都是由着姜花的馨香陪伴着度过的。

可今年因为花的质量不好,花农一直都没给我送过来,因此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养过这花了。

今天下午花农给我打电话,说,这两天花的质量好了一些,问我要不要送一些过来?

我想着新店的地址搬得那么远,晚上又不开,遂和他约好晚上自己出去拿。

 

对姜花的喜爱,似乎已成了某种情结。

有次和朋友说起,记忆便一下回到了十多年前的盛夏,在遥远的异乡,和这朵花初初相遇时的情景。

在广东工作的最后一个夏季,我住的那间小屋里,常常都用清水养着一瓶瘦瘦长长的姜花,它们恬淡而不张扬的清香,曾经伴我走过流浪岁月里漫长而孤独的一天又一天…

 

我想,一旦和记忆扯上了关系,那么,无论是什么,在心里,总会有了一种属于它的特别吧?

回来以后的好多年,都没再见过这种花。

直到,自己开了花店后的第二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里,在批发站看到记忆里似曾相识的这种花。长长而碧绿的枝,和白色如蝶翼的花瓣。

我的思维,在那一刻出现了短暂的恍惚。我不很确定地拿了一些回店里,用清水把它们养了起来。

可是,经过长途辗转而过来的花,许是脱水太过严重,很多的花苞,尚未等到盛开,便已经凋零。

而自那以后的好多年里,我在湖州,终也没再看到过它们的踪迹。

 

是在最近的几年里,湖州终于也有花农开始自己种这种白色的姜花。在每年的夏末初秋之际上市,属于它的花季,一直要开到十一月的深秋。

刚好也正是我最爱的季节。

我常常一拿就是一大捧,回去养在大大的玻璃花瓶中,在记忆中熟悉的香气里,安静地陪着它们盛开,然后凋零。

 

来店里的客人,闻到花香,也有想买的,可我却从来不卖,只会微笑着说,若是喜欢,可以随便拿几支带走。

因此也没少被人当作怪人。

遇着人怪怪的眼神,我也不多说,只是笑一笑。

 

这是一朵属于记忆的花。

因为沾上了记忆的气息,所以意义深远。

对于年轻时候那一段流浪的日子,在我长长的一生中都有着举足轻重的意义。

如今想来,我对一朵花的流连,也许,更多的则是心底里对那一段渐渐走远、已永不可再来的时光的怀念吧…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