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落的博客

遇见,是一种缘.

 
 
 

日志

 
 

由一朵花衍生的情节  

2008-10-23 21:3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一段关于姜花的文字,又衍生了一些情节出来。

比如,一些朋友在空间里给我留言,说,这么美好的花,该贴一些图片出来让大家欣赏才好。

比如,力佳姐姐在论坛为我找来了关于姜花的歌,还有姜花的图片。

 

这样意外的惊喜,给了我那样突如其来的感动。令我再一次毫无防备地、连头带脑都跌入在这淡如薄雾般安静的花香里…

 

这些年里写过很多很多琐碎的文字,却从来不曾写过关于青春岁月里那段流浪的日子。

二十岁,在人生最美好的花样年华,我为了一个承诺,而去到千里之外工作。一双柔弱的肩,自那时起,开始承受超负荷的巨大压力。其间艰苦的程度,几乎无可想象。三年,在绝大部分的时间里,我每天都得依靠药物才能完成大量的工作。

 

我只能说,那一段日子,真的吃了太多太多的苦,却也由此成就了今日的我。

若不曾经历彼时的磨难,就不会有今日的淡定和豁达。

所以,在回过头去看的时候,我从来未曾有过抱怨,而只是心存感激和感谢。

 

多年以前,曾经写过一篇文字,略略写到了那段生活。

我和姜花的最初相遇,也正是在那时,那个遥远的城市。

顺便把那篇旧作找出来贴一下——

 

为你点亮一盏灯

我一直喜欢灯火,甚至觉得灯火是世上最令人着迷的东西。

 

每天晚上,我都会站在阳台上看远远近近的灯火,我始终相信每一朵小小的灯火都有着温柔的期待。

 

即便时隔多年,仍然会记得流浪岁月里,晓瑛为我点亮的一盏灯。每一次想到从那小隔楼里透出来的灯光,心里就不禁充满一种温暖而柔软的感动。那份情怀的感觉,没有经过流浪的人是无法体会得到的。

 

那时,我们这些年轻的男孩和女孩被公司派到几千里之外的一座陌生的城市工作,乡愁加上跟恋人别离的痛苦常常使我们的内心充满了凄惶和无助。住的是集体宿舍。为了方便管理,把将近一百来人全塞在一栋房子里。

 

管理人员的人数压到了不能再低的限度。一家分厂,管理人员只配了四个,年纪最大的26岁,最小的是我,刚去那年才20岁。想想看,要找到一个可以满足这么多人居住的地方,谈何容易?住宿条件是可想而知的艰苦。我们最后被搬进一栋陈旧的古屋,我称它“古屋”,实在它已有几百年的历史,屋主早已移居到国外生活了。

 

房子是木结构的,分楼上和楼下两层,一间一间的,总共有十多间。由于造的年代久远,房间的光线很暗,有几间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第一次去看房子,差点就以为走进了恐怖片的实景地。尽管后来我们花了一大笔钱进行装修,但对于这些生长在江南鱼米之乡的男孩女孩来说,还是觉得非常委屈了自己的。所以后来女孩哭鼻子的事情常有发生。

 

记得我在那里工作的最后一个春天,整整一个春天都被浸在雨季里。经年失修的那栋古屋里,毫不留情地跟着下起小雨来。下雨的日子里,我找不到愿意修漏的泥水匠——没有人愿意冒这种险。我常常会在半夜被哭得稀哩哗啦的女孩子敲醒,然后去看她们被淋湿的床。我心痛着叫人在拥挤不堪的空间里尽可能地将床位搬移。那种时候,我心里真想和她们一起哭。那些和我一样大小的女孩啊,又有谁知道,我的床比她们的湿得更厉害?谁能够知道,我的枕边是装着一只大大的塑料袋,那一滴一滴落在袋子里清脆的声音曾经伴我度过多少个不眠的长夜?

 

直到后来和晓瑛搬进古屋最西边临街的那间独立的小木屋。那是整栋古屋中最低、最小、最闷的一个房间。西边的墙上有一扇窗,夏日里火热的阳光一直可以照到近黄昏。但我们因为能够拥有了那一间比较独立的小屋,还是很快乐了一阵子。我们称它为“我们的小狗屋”。我们尽可能地在小窝里放了两只小小的写字桌、两把椅子、一个简易衣柜。本来就小小的房间便显得更拥挤了。但是——“那才有一点家的味道呢!”晓瑛和我都这样说。

 

彼时,晚上加班是十之八九的事(加班有两大好处,第一,便于管理;第二,纯计件的结算方法,加班可以增加工人的收入)。工人加班,我们就得值班。因为那时兼的工作太多,也只能靠晚上加班加点才能赶出来。工作繁重得几乎没有喘气的机会。每当深夜,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宿舍,远远地,在路上就能看见从小木屋的窗口流出来的灯光——晓瑛总会点亮一盏灯,为我。她常常会在灯下等我。有时睡着了,灯也会亮着。

 

每次当我在远远的路口望见那小窗子里的灯,心中总会涌起一种真切而温馨的感觉。那朵小小的灯火给我的是“家”的温暖。让我在沉重、无奈的疲惫中知道还有一份属于我的等待。

 

晓瑛值班的夜里,我一样为她点起小小的灯。无言的感动和深深的情谊就在这小小的木屋里默契着。流浪的日子,就在这种不可言传的乡愁和静默的关注里,一天一天地过去了。……

 

经过流浪以后的晓瑛和我,都已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了。而每当深夜,当我独自坐在书房的窗前,看到外面那些远远近近透过窗子的灯光,心中仍会情不自禁地回想那段流浪的日子。想起小木屋里晓瑛为我点亮的那一盏灯。想起那份充满辛酸的温馨,我依然会感动。

 

每一扇窗子里面的灯下,一定都包含着一份温柔的期待吧?

 

老公出差的日子,常常在深夜回家。寂静的夜里,楼梯上脚步的声音总是急促又清脆。我为他开门,忍不住问:“为什么跑这么急?”他拥我在怀,在我耳边低语:“从车上下来,看见窗口亮着灯,知道你在等我啊。”

 

我不禁在他怀中静静地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