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落的博客

遇见,是一种缘.

 
 
 

日志

 
 

  

2009-02-06 22:29: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去参加了沈佳小朋友十六岁的生日宴。

都说黄毛丫头十八变,不曾想小男孩也一样多变,一段时日没见,原来的小胖胖竟然变成了瘦瘦长长的小帅哥,以致于从我们眼前走过时都没能认出来,当真叫人跌破眼镜。

 

开心的是,趁此机会见到了美女花姐姐。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她了,一直都为她的身体担心。

今日看到她,除了又瘦了点,其它的状态还算可以。这多少让人欣慰。

 

当然,还见到了不少的熟人。

我和阿芬从年少一直到如今,在一起的时间总多过别人,所以,她的家人及她身边的熟人我大多也都认识。

 

她妈妈看上去依然和从前一样年轻快乐,远远见到,我喊她一声阿姨,她几乎飞奔着就向我们这桌扑了来,站在我身后便搂了我肩头。那情形那么熟悉而温暖,一如我和芬青春年少时去她家里时一样的亲昵。

我轻轻握住阿姨的手,一直从心里静静笑出声来。

多么好!

 

十六岁,我在从阿姨家回学校的轮船上遇到大我一岁、有双大眼睛和厚嘴唇的芬。

她站在我的对面,对我友好地微笑。

后来,我们抵达同一个终点。

我和她,原来是校友。

彼时,我高一,她高二。

 

十八岁,高中毕业,我回湖。

远离了原先生活的环境和同学,我一下子变得那么孤单。

不曾想,同一年毕业的芬,竟然刚好也来了湖州工作。

命运就这样神奇地又让我们聚在一起。

 

芬的性格里一直有着一种属于男孩子的豪放,我和她在一起时,总是她照顾我多一些。

那时,她骑一辆单车,在湖城的大街小巷里蹿进蹿出,那么熟练。

而胆子比较小的我,常常只能小心翼翼地搂着她纤细的腰,安静地坐在她单车后座上由她载着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

那真的是一段快乐的时光,我们那么奢侈地分享着青葱岁月里彼此所有快乐亦或忧伤的心情。

 

这样的时光有两年,然后,我为了胖胖而去了遥远的南方。

流浪的三年里,彼此写了好多好多的信,依然远远地分享彼此或好或坏的心境。

所幸的是,纵使时间过去那么久,那些信件我都还保存着,一直安静地呆在我的书房里。

我在南方的最后一个冬天,芬没等到我回来就先把自己给嫁了。

无法陪在她身边见证她人生里最重要的日子的我,只能远远地在千里之外的异乡默默为她祝福。

 

我在第二年的春末夏初之际成家。

结婚的那天,她一直陪伴在我身边。

 

最为神奇的是,我们竟然几乎在同一个时候有了宝宝。

相约一起去医院做的检查,看到医生写下的预产日期,于我们,真的不止是惊讶和震撼。

临近产期,我因为心脏有遗传方面的小问题而提前了二十天就入院观察。

后来,芬也早早入院,陪我一起度过那些令人心生恐惧的待产日子。

 

胖胖那时在南浔上班,因为是单位里非常重要的职位,所以根本就没法陪我,更别说是照顾我了。

菡菡是在傍晚时生下来的,可阵痛却自早上便已开始。

那时,身边除了芬,再也没有其它的人在,父母都在上班。

奇怪的是,我竟然没有害怕,只是冷静地叫芬去医院门口的公用电话分别给胖胖和妈妈打电话。然后,我就安静地躺在床上一边忍受着阵痛一边等他们和小家伙的到来。

阵痛持续了整整一天,我一直都勇敢地忍着没吭声。

傍晚时分,安静的产房里,筋疲力尽的我,因一声啼哭而明白女儿已经安然降临人间。

芬见证了我初为人母的那一份幸福和快乐。

五天之后,她的宝贝也同样安然地降临了。

 

时光悄然走过那样久远,不知不觉,各自身边的孩子,刚刚好便已是我们当年在人群中相遇的年纪。

这个月底,我和老公也要为女儿举办一场成人典礼。

而我知道,到那一天,芬依然会陪在身边见证那一刻。

 

我们在漫长的岁月里互相见证了彼此生命中最最重要的几大转折。

如今,看着已然成长的孩子,在彼此一如既往的眼神中,感受着这份早已融入寂静无声的漫长岁月之中的情谊,心里真的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