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落的博客

遇见,是一种缘.

 
 
 

日志

 
 

梦里花落知多少  

2009-07-10 10:0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纪念在天国的外婆

 

梦里出现有你的那一刻,我居然在梦里就哭了。

这是你走后第一次入我的梦来。

梦里,我和女儿在乡间纵横交错的小路上奔跑,精疲力尽。身后触手可及的地方,有恶人在追赶,手里挥舞着明晃晃的刀。

是那样漫无边际的恐惧和荒凉,令我无助到几近崩溃。

然后,你突然出现。那样真实的、清晰的你,即便是在梦中,你仍然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瘦弱的身躯来奋力保护我和女儿的周全。以致于我在喊出你那一声后,就忍不住哭了。

我一哭,梦就醒了。

 

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已然不见你,眼前只是一片寂静的黑,和身畔一下又一下熟悉的鼾声。

我不觉在黑暗中轻轻叹息。

是的,除了我眼角那一片潮湿依然温热,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证明你曾经来过。

 

一晃,你离开我已经整整一个月零五天了。

我却依然不愿相信你已离开的事实。

女儿放假前的那些日子,每日早上送了她去上学后,依然会不知不觉就把车开到你居住了多年的小区楼下。

和以往每次去的时候一样,总也不习惯自己找钥匙开门,站在单元楼下的大门口,只会去按门铃,知道你总在那里,只要听到铃响,你便会开了门等我。

可对讲器里却再也传不来你的声音。

妈妈给我开门,进去,扑入眼帘的,是白色墙壁上被放大了的你的照片。

原先放着你床的位置已经空了。

我还是会习惯地喊一声:“外婆,我来了!”一如从前在乡下时那样,每天放学回家,不管你在哪里,总要找到你,跟你说一声“外婆,我来了”才会觉着安心。

可现在,那样不自觉地一喊出口,然后就愣住,原来,你已经走了。

除了照片上你的眼神依然那样慈爱地对着我微笑,你已再也不能回应我的呼唤。

那一刻,心里除了钝钝的痛,只觉着整个都空空的。

一种没着没落的空空。

 

我如此思念你,外婆。

六月,夹竹桃白色和红色的花朵,在阳光下开得那样如火如荼时,你慈爱的微笑,却在那一刻嘎然而止。

我的悲伤,就此被定格在那个初夏的六月天里。

 

纵然明知总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必须要我去面对时,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远远没有想象中的勇敢。

 

你的身体,几乎从来都不曾出过状况,一直都是那样硬朗。即便已经那样高龄,却始终神清气爽,耳聪目明。

本来这是我最觉欣慰的一件事,想着你年轻时吃过那么多的苦,到得晚年,能一直那样无病无痛,也该是你最大的福气了。

每年和家人给你庆祝生日的时候,我都在心里默默地说:外婆,你一定要长命百岁!

真的,一直那样健康而豁达的你,让我总觉得纵使你不能长命百岁,至少也可以看到我女儿长大成人。

我是多么希望你能见证她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重要阶段,就如同当初见证我的成长一样。

 

在我心目中,你一直都是一个奇迹呵,外婆。

因此,当去年冬天听你说起有些胃疼时,我们大家都没引起重视,只是去药店买一些药回来给你吃。却不知你竟然已经病得那样重。

而一辈子都只会为小辈着想的你,为了不让我担心,每次我去看你、问起你的时候,你都跟我说,吃了药已经不痛了。

所以,当后来医生告诉我检查结果时,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自责和内疚。直到现在,我都仍然无法原谅自己那一次的疏忽。

如果那时我就带你去看医生,那么,你的病情也许会被得到控制,而不至于象后来那样不受控制地迅速蔓延;那么,你陪伴我的时间,也许就可以更多一些…

 

你在病床上和病痛整整抗争了四个月。

那一百多个度日如年的日子,对你而言,该是怎样一种磨难?!而对于每天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病痛折磨却偏偏无能为力的我来说,又是怎样揪心的痛…

我多么希望我可以代替你去承受那些苦痛,可当我面对你的痛苦时,我只能无助到绝望…

 

那段日子,我的心情一直随着你病情的变化而起起落落。我跟着你一起迅速地消瘦。

去看你的时候,虽然总是微笑着想给你一些安慰,事实上,没有人知道我内心其实充满了恐慌。而只要精神尚好,始终都是你在安慰我,微笑着,和我说:外婆已经这样大的年纪,是该走的时候了,你不要难过…

于是,转过身去,我常常一个人泪流满面。

从小到大都不相信眼泪的我,在这个春天,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软弱和无助。

 

在最后的那些时光里,你的精神被病痛耗尽,因此几乎已经不再说话。我去看你,喊你,你要很努力才能应我一声。

所以,我也不敢和你多说话,更多的时候,只是安静地坐着陪陪你。

心里酸楚,明白这样的时日终究无多。

你看我,眼里是那样深的心疼和不舍。

 

你走的那个晚上,起了很大的风,还下了一场雨。

下雨之前,你一直都是很痛苦的样子,却因为整整一周滴水未进而说不出任何的话。

那时,我们都在你身边守着你,却什么也不能为你做。

后来,教堂的牧师亲自来送你,她为你整理头发,轻轻问你:天父要来接你回去了,你怕么?

你看着牧师,眼睛忽然就亮了。

你对着她微笑,眼神如婴儿般单纯明净。

你轻轻点了点头,又轻轻摇了摇头。

信奉上帝,这是你几十年如一日坚定不移的信仰。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期待着这一刻。

所以,那一刻,你那么坦然,没有一丝惧怕。

牧师仔细地为你修了指甲,然后为你祷告,为你唱一首又一首的赞美诗。

你就那样安静地躺在那里,摊开掌心,面带着微笑,在一片安宁祥和的歌声里渐渐停止了呼吸…

 

这一生里,你经历了太多无可言说的苦和痛,在最后的那一刻,终于获得你毕生所期待的那一份安宁。

这,至少令人安慰。

我转过身去用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用尽力气去尝试忍住那一片汹涌而至的泪。

因为之前你和我说过,当你走时,千万不要哭。哭声会扰乱你去向天国的灵魂。

 

如今,你走了已经整整一个月了,这不算太长的日子里,我不知道你已经走得有多远?

只是,自从你走后,我比以前更多地习惯仰望天空。

我总觉得你在天上的某个地方仍然会默默注视着人间的我,所以,我常常不自觉地就抬起头来仰望头顶的天空。

 

没有人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外婆。

在之前的人生里,你一直给了我太过丰厚的爱,因此,你走了,于我,便是无可取代的缺失。

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可以如你那样无条件地爱我疼我,再也没有人,会把我当一个孩子那样来看待和宠溺。

所以,每次想起你的时候,我仍然很悲伤很悲伤。

以致于我常常都不敢和人说起你,甚至不敢去妈妈那里吃饭。我怕一进门就看到你的照片,照片上的你,一直对着我微笑,无论我坐在哪个角度,你的微笑始终都跟着我。恍如以前每一次去看你时那样,你含笑看着我,和我说话,一样一样地拿东西出来要我吃。这样的场景,总会令我无比心酸。

 

而我知道,终究,你再不会为我开一次门,再也不会给我打一次电话,用充满欣喜的声音和我说:“我煮了菜饭,你来吃好不好?”

我不知道,我得需要多长的时间,才可以慢慢去适应再也没有你的日子?

 

七月,骄阳似火,而一树又一树的合欢,却开得那样温润美好,淡淡粉色的花朵,仿如梦境一样柔软地绽放。

每每自树下经过,心里总会有一些恍惚,想着你所去的地方,不知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繁花似锦?

不过短短的一个月,我和你,竟已远到这样天人永隔,远到我即便在梦里见你一次都变成一种奢侈。

 

外婆,我亲爱的外婆,我深信此时的你,已经去到你一直所向往的天国,在那里,如同回到你自己的家。那么,你必然如愿以偿和众多的兄弟姐妹相逢,你们会一直相亲相爱,所以你将再也不孤单,再不用忍受病痛的折磨,是这样子吗?

 

我也同样深信,无论你走得多远,都仍然可以听得到我和你说的每一句话,我要告诉你,无论天上或者人间,你的爱,将永远与我同在。直到,当我们相逢在天堂里的另一天。

 

安息,外婆。

 

200979日星期四(外婆五七之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8)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