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落落的博客

遇见,是一种缘.

 
 
 

日志

 
 

阿伟  

2010-04-03 00:03: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培峰在Q上跟我说,要陪新的领导去广东走一圈,会在中山呆两天,看看老朋友。

我在这边忙不迭地回他:见到熟人,请务必替我问候!

说时虽然心下亦闪过一些小惆怅,但过后没多久也就忘了这回事。

直至接到阿伟的电话,隔着无限网络,我听到他远在千山万水之外的笑声,和我说,培峰转告了我的问候,所以就想着一定要给我打一通电话,问问我是不是一切都好?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我正在郊区一个朋友的厂房里,不知道是手机的问题还是信号的关系,无线电波里传过来他兴致高昂的声音里同时夹杂着不小的噪音。

纵使这样,那一通电话打完,还是令我不胜感慨。

 

90年至93年,我在距离家乡千里之外的中山工作,和近百来个工友,一起住在水街口的一栋老屋里。

每天上下班都要穿过一条长长的巷子,彼时,阿伟就在那条叫做“水街口”的巷子里开一间发廊,距离我们居住的那栋老屋,不过短短几步路。

时常会去他那里洗头,时间一长,慢慢就熟了。

阿伟是典型的小个子石岐人,却出乎意料地长了一张属于江南少年精致而白皙的脸。

他乐观而率真,做头发很细致,所以赢得很多好评。

同时他也很健谈,尽管一口带着石岐方言的国语讲得很糟糕。

因为他也喜欢看书的原故,和我聊的话题就比较多一些,后来成了好朋友。

93年,我终于被准许调回内地总公司,遂欢天喜地去跟阿伟告别,他一边为我感到欣慰,一边又为离别而伤感。然后,他跟我约定:待你大喜之日,请务必提早告知,无论我在哪里,我都要赶过来,亲手为你做新娘妆,一定要让你做最美的新娘!

后来我定下婚期,却并未告知于他。

他自己开着店,要忙着生意,那样远的路,我无论如何都不忍心让他特地赶来,只为给我做一个新娘妆。

可他还是自我们留守在那边的工友处得知我的婚期,在我出嫁的前一天,他风尘仆仆地一路赶来,对着我憨憨地笑:还好还好,终于能够赶上。

那一刻,我感动得只想哭。

 

那个新娘妆,真的做得很漂亮。

我和老公的大喜之日是五一劳动节,同日结婚的,数不胜数。

当我身着一袭洁白婚纱,与众多新人一起站在酒店门口迎宾时,还真的给亲朋好友赚足了面子。

 

而阿伟的单纯率真及热情,很快赢得好人缘,我的家人和姐妹们很快与他打成一片。

最让人出乎意料的是,他与我母亲甚是投缘,非要认了我妈做他的干妈。

那以后的每年中秋,他都会给我们寄快递月饼,我一盒,妈妈一盒。

每年的除夕夜里,他都会打电话过来给我们拜年,一一问候家里的每一位。

那么多年,一直一直,都如此。

 

他成家的时候,因为女儿还小,我没有赶过去祝贺。

倒是他,带着新婚的妻子,不远千里地过来这边度蜜月,说,一定要让新娘也见见干妈。

那个叫阿红的女子,温婉贤惠,亦是性情中人,每次打电话,她都会抢了话筒过去跟我说半天。

这些年里,他们夫妇不止一次了父母及孩子来过湖州看我们。

 

相距那么远的两座城,可是,因为知道有彼此的存在,就会觉得温暖而不陌生。

因为,每次听到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那一刻,距离就消失了。

 

一晃,时光不觉已悄然走过二十年。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